《金紙學》走過皇民化與大家樂

日治時期,日本政府推動皇民化運動,進行寺廟整理,禁止宗教信仰,金紙業理應沒落,竹南的金紙店家卻不減反增。研究金銀紙已40年的收藏家張益銘解釋,當時竹南某家紙張業者與日本人關係良好,被默許買賣紙張,因此金銀紙得以偷偷製作,「而且越禁,大家越想燒,物以稀為貴,曾有金紙店1天只做2包,老闆就能娶大小老婆。」

發現商機,陳坤輝的爺爺陳餅婆於1931年從務農轉行做金紙。但日本人管控紙張數量,每當紙量不夠,爺爺和父親便到學校收購學生不用的筆記本,只要貼上錫箔亦可作為金紙使用。

金紙業門檻不高,只要有樣品和原料就能比照製作。在政局動盪的時代,焚燒金紙成了祈求平安的想望投射,陳坤輝記得:「1943年美軍空襲新竹機場,竹南就在隔壁,大家都很怕被轟炸,很多人暗中買金紙拜拜,求平安。」當恐懼來襲,紙錢也能安定人心。

當時,製作金紙若被日本警方發現,需入獄29天,為了生活,陳坤輝的父親陳添順也曾被逮捕關過,「出獄後還是繼續,跑到鄉下、沒人住的海邊做。」早期沒機器,分割紙張皆以木槌重敲刀片,為了不引人舉報,陳添順還在槌子上加裝一圈輪胎皮降低音量。陳坤輝很崇拜父親的生意頭腦,過去他陪眼睛不好的父親坐火車北上談生意,父親總叮囑,準備現金買賣才有利殺價談判。

國小畢業後,陳坤輝不愛念書沒升學,父親望子成龍,仍買了本《三字經》給他,送他到私塾進修。只念半年,陳坤輝決定學機械模型製作,「父親希望我至少有一技之長,當上師傅,客人會主動找你,三餐也不用怕。」父親離世後,陳坤輝將《三字經》放在工作檯旁,彷彿提醒自己,不能鬆懈。

憶及當時盛況,陳坤輝很自豪,直說不少客人捧著現金直接到工廠買金紙,「有人因神明報牌,簽中600萬元,就拿30萬元買金紙還願。」父親忙不來,他收掉自己的模具行,加入經營行列,「那時1個月可賺100多萬元,貨都趕不出來,還得向南部同行買金紙來賣,我父親頭腦動很快。」

全台瘋大家樂時期,陳坤輝每天忙到只睡3小時,如果想早點休息,還會被父親斥責,「他會說,現在是客人主動上門耶,忍耐也要做。」1987年,陳坤輝花40萬元買切紙機增加速度和產量,體積將近半個房間大,不少人戲稱金紙業為地下印鈔廠。

陳坤輝也惜物,30多年的切紙機仍運轉順暢,換皮帶、磨刀片,他親自解決,「有時候磨刀會被割到,趕貨的時候,也曾被機器油壓壓到手。」他伸出染上金油的雙手,比了下左手食指,指甲已變形翻黑,為了趕貨,他連眼鏡掉入地上紙海,都沒時間細找,牆上直接備著5副老花眼鏡。

使用20年的蓋章機,也有專屬的房間,「福祿壽」章在齒輪咔啦咔啦帶動下,1次能印4張金紙,早被印刷廠淘汰的老舊機器,在金紙行是主力戰將,過去由陳坤輝的太太陳林美玉負責操作。(文|呂明潔 攝影|陳俊銘 影音|何懿原 許哲綱 郭奕廷)

#陳協和 #台灣金紙 #正錫箔金紙 #手工金紙

關注焦點 Featured Posts
最新文章 Recent Posts
發佈日期 Archive
關鍵字 Tags
No tags yet.
文章分類 Category
​線上購物 SHOP
Contact

​      初一十五科技有限公司

​​

Tel: 02-29880658

​Email: service@blessingday.me

Add: 241新北市三重區成功路110號

  • 00L

姓名 *

Email *

手機

主旨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