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祖先牌位》不拜了的結果會是...

隨著清明的到來,大多人還會記得掃墓,但因時代變遷,家中還有祖先牌位的,卻相對變少,有的人改信教,有的人直接送去廟裡,祖先神明都一樣,還會覺得哪有差?但千萬也別小看這件事。先前就聽過在問神問事時,神明點出家裡應該要有雙姓公媽但只剩一個而衍生問題,或是因為家裡不拜公媽所以運勢不濟等,而現在有鍵盤大檸檬道士現身說法...

清明掃墓祭祖拜祖先就選正錫箔金銀紙!保證用得到!

某天老玄接到一則來自桃園的訊息,一位蘇小姐請我過去的。她在訊息中不斷重複說店裡生意很差,想當初剛接手的時候生意明明不錯,過了一段時間後卻一落千丈,好似變了心的女友,再也回不來。

聽到這裡,我抓住了幾個關鍵:剛接手時不錯、過一段時間後生意變很差。如果是頂讓別人的店嘛,剛開幕時生意都不錯,後來卻轉壞,很顯然是有人或有什麼東西在搞鬼。就是個念頭將我誤導,差點害我做了一次白工。

照這樣說,我應該是要將店內不好的東西去除,再將整個店的氣息重新流轉。我跟蘇小姐說,這些方面我都幫得上忙,但如果是細部風水,呃……恕老玄風水堪輿的成績實在不是很好,真要辦的話還是要另請高明,不敢耽誤人家啊。

還好,蘇小姐也沒有特別強求,還是約好了日子。去的那天天氣頗差,又冷又下雨,我跟女友帶著我那街頭賣藝般的皮箱跟劍,一路搭捷運轉火車、火車轉計程車,才到蘇小姐的店面,是一間還不錯的泰式餐廳。雖然風水老玄不懂,也大概知道整體格局沒有太大問題。

但是,一下車的時候我就發現,問題不在風水,而是整個氣場都不對。怎麼說呢?流動的氣才能生生不息,這裡卻幾乎是一灘死水,沒辦法流動,客人跟財運當然進不來了,這如果不是有人在搞鬼,就是有鬼在搞人。

跟蘇小姐寒暄後,我一一請出我的工具,開始推動陣法。中場休息時,我注意到,有部分的氣息沒有隨我流動,卻影響了店裡小部分的氣息。我定神一看,原來是佛牌……呃,佛牌?為了以防萬一,我還是去確認,所幸他們請的都是正牌,沒喚靈也沒特別說要許願、還願等。

用餐過程中,我卻發現蘇小姐本身的氣息不對,進而導致了整間店的氣息停滯,那不是被上身或是被什麼鬼魂影響的。當我正想詢問,蘇小姐跟我說了一件事。

原來,這間店面是蘇小姐從去世的家中長輩接手的,自從長輩去世後,便開始家道中落。問題是,由於蘇小姐家裡的問題,還有兄弟的無神論主義,家中神主牌後來遷到新店某寺廟中。蘇小姐一直跟我重複,其實以前他們家裡很好過,尤其是奶奶在的時候。但自從爺爺、奶奶、爸爸相繼去世,蘇家祖先牌位也遷到新店某寺廟內供奉,家中狀況就越來越差了。

這問題就來了,無神論可以理解,起碼也得顧一下家中長輩吧!不需要每天拜,但逢年過節給祖先燒炷香以示尊重,並不難吧?外國人都會在親人忌日當天去買個花什麼的(請參考奧斯卡最佳動畫片可可夜總會),你們就這樣把祖先扔在寺廟不管了?現在蘇家只有蘇小姐有空時會去廟裡燒庫錢拜拜,但蘇小姐是出嫁女兒耶。

難怪,我看蘇小姐的氣息並非天生,卻總覺得哪裡怪怪的,原來是因為這樣啊,難怪家道中落,難怪家運不濟,難怪大家都不好過。活該兩個字差點要噴出來,不過看在蘇小姐的無奈跟孝心上,在我無數次詢問蘇家男性是否有人能供奉祂們,卻得不到正面回應後,我只好答應蘇小姐要處理,所幸那寺廟還不太遠。

幾天後,老玄依照蘇小姐給的地址來到新店某座寺廟。事實上,他們不是第一個因為祖先問題惹得一身腥,但絕對是關係最複雜的。

蘇小姐的曾祖母本姓王,先是嫁給陳家,生下一女(也就是蘇小姐的祖母)後離婚,帶著孩子嫁給蘇先生,改姓蘇。蘇奶奶呢後來招了李先生入贅,生下蘇爸爸家兄弟。蘇爸爸又娶了蘇媽媽,生下蘇家兄妹三人,蘇奶奶還在世時,蘇家都還會聽蘇奶奶的話祭祖上香。但蘇家兄弟,也就是蘇小姐的手足向來對於鬼神之說嗤之以鼻,連帶蘇爸爸跟蘇奶奶過世後(蘇爸爸先病逝再蘇奶奶),蘇媽媽跟其他蘇家兄弟竟就此不祭祖了,連神主牌都往廟裡一放就再也撒手不管。

雖然蘇小姐的叔伯還有在祭祖,但因為蘇爸爸是長子,當初蘇奶奶跟她的丈夫李先生的神主牌是傳到蘇爸爸家,其他祖先由叔伯們祭祀。也就是說,當蘇小姐一家不再祭祀,首當其衝的必然是他們兄妹三人。

事實上,這些年蘇小姐一家確實不是很好過,問題接連不斷,甚至發生過很離奇的事情,進而影響了蘇小姐哥哥的看法,也有想過將祖先牌位重新請回來供奉。不過時間一久、事過境遷,蘇小姐的哥哥還是依然故我,不再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,請回神主牌的事也無限期延壓,導致一家人日子越來越難過。無神論的蘇家兄弟,始終不想也不肯承認是祖先緣故。

老玄我來到寺廟,廟裡確實供奉著許多家族的神主牌,有被倒房的無奈、也有被子孫遺棄的憤慨,更甚者還有許多孤魂野鬼的悲哀。我向廟方說明來意,廟方表示我可以自行跟他們溝通,只要不要影響到廟方跟其他人即可。也是個開明的廟方啊。於是我順著蘇小姐的資料,穿過前殿來到後堂,這一路走過來,我也看到了廟方的嚴謹,頌經禮拜無一落下,算是現代難得的良心廟方,不然按這些眾生的怨氣,這裡早就成鬼窟了,也不會有那麼多神佛的加持及護佑。

我找到了蘇奶奶的牌位,發現果然是一家人,蘇奶奶、李爺爺、蘇爸爸跟祂的兩個姐妹,還有蘇家曾祖母王氏、曾祖父加上其他人,林林總總不下十人。蘇家曾祖父母的身影看起來都是淡淡的,想來是因為有其他家中子孫在祭拜,祂們也已經逝世很久的原因,所以意識沒那麼清楚,靜靜的在堂後飄著。

既然找到人,確認過名字也核對上了,接下來就是要談談了。只見蘇奶奶大馬金刀坐在堂前,我拉過一張椅子,也不客氣的坐下。「蘇奶奶,其實我今天是接到您孫女的委託,來請祢們繼續保佑他們的。」這話講得算客氣了,其實意思是拜託祢們別鬧了,祢孫女家運那個差啊!

『憑什麼?我自己的孫子連看都不來看,我憑什麼保佑他們!沒鬧到他們把我們請回家中,我怎麼可能停。』蘇奶奶果然長年在家中做主,一句話就定調,也表明家運不好確實是祂們搞的。

「話雖如此,但您孫女也時常來看祢們、也有祭祀啊。再這樣鬧下去,連您孫女都不好過,要怎麼來看祢們、給祢們祭拜呢?」對老人家我通常都是給予尊重,不大會硬著來,姿態擺得很低。

『孫女畢竟是外人,不是自家的的親子孫。何況她還嫁人了,怎麼算我們家的人?至於她被影響到,只能算她命不好吧。』蘇奶奶這樣回我。李爺爺跟蘇爸爸就在旁邊,不敢答腔也不敢應聲,生怕說錯什麼。

果然是老一輩的思想啊,重男輕女,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。好在,我離開桃園前就先跟蘇小姐夫婦討論過,如果其他兄弟還是不願意祭祀該怎麼處理。

「這麼說吧,您孫女已經同意將蘇家的神主牌帶回家祭祀了,自家的飯怎樣都比較香吧。子孫的香火怎樣都比寺廟統一祭祀好,即便今天是外曾孫的香火都好許多。」蘇小姐的先生已經答應,如果日後家境許可、他們有一棟自己的房子後,也可以將蘇家祖先帶回家祭祀。好在蘇小姐的先生不是獨子也不是長孫,不然這樣搞可是會出問題的。

『不行!我自己的孫子不來拜我,還要外面的人來拜我,我是不可能接受的!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算!』蘇奶奶依舊不依不饒。此時又有另外兩個蘇家魂從外頭進來,低聲跟蘇奶奶說著什麼。我心中不安感漸增,話語中也就不再那麼客氣了。

「蘇奶奶,今天小道我是來好好跟您談的。如果您同意的話,年後我就請蘇小姐每月來給您跟各位長輩上香,往後也會確保您蘇家香火不斷。但如果您一直冥頑不靈,甚至要害自家子孫的話……」話不說絕,言盡於此,只希望蘇奶奶可以通融一下,但很可惜,我想得太美了。

『我蘇家的事關你什麼事?今天別說我不同意我孫女來祭祀,就是我把我蘇家子孫都害了個遍又怎樣!』蘇奶奶脾氣確實火爆,像火藥桶一點就著。見祂如此強勢,我不安的感覺卻隨之增加。

「蘇奶奶,我只能跟您說,今天您家中子孫確實不肖,但一碼歸一碼,連想盡孝道的孫女都牽連其中。您不肯庇佑子孫就罷了,如果您還是繼續鬧的話,這樣的祖先,有不如無!」過程省略很多,說到這裡老玄我也失去耐性了,語畢直接亮劍。劍雖新,但這劍有戾氣,人雖少,但這人有正氣。

一見我亮劍捏手印,整個後堂的眾生都騷動了起來,畢竟這一劍下去,法訣頌畢,超渡的可能不只有蘇家人啊。我劍已舉起,緩緩的放在蘇奶奶的肩上,蘇奶奶雖然說很害怕,但仍然是那副「老娘死都不妥協」的樣子。

所幸在進退兩難的時候,一直飄在後頭的蘇家曾祖父母下來了。『阿蓮,人家既然有心,就不要太為難人家了。小道士說得對,有人拜總比沒人拜好,就依他說的吧。』就這樣輕飄飄的一句話,蘇奶奶妥協了。果然,重視家庭子孫的也重視父母所言。雖然蘇奶奶心有不甘,還是接受我的提議,我也就有點尷尬的把劍收回去了。

出來之後,我急忙將結果告知蘇小姐。但蘇小姐那裡果然傳來了不好的消息:她的小弟欠債跑路,她跟先生必須將店頂掉,回去接家裡的生意。

我也只能慶幸,幸好這事就此打住了,否則再鬧下去,說不準會發生什麼更麻煩的事。不信鬼神,我能接受,但誰都是人生父母養,長輩逝世後按中國人或西方的文化表達一下追思之意,也不為過吧?

清明節快到了,大家記得最少去上炷香啊。

Follow us: @ETtodaynet on Twitter | ETtoday on Facebook

#祖先牌位 #祭祖 #清明

關注焦點 Featured Posts
最新文章 Recent Posts
發佈日期 Archive
關鍵字 Tags
No tags yet.
文章分類 Category
​線上購物 SH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