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紙學》西藏風馬時光機

朋友在中國大陸旅遊時,拍下手上的一張紙錢,看到時引起我的興趣,趕緊問她是否有留下...

(圖1)

可惜她說沒有,當地藏人是用撒的,就讓她在空中飛散,而且這是印刷品,並非版畫。

以為是西藏版畫的念頭換成泡影,但用撒的這件事,跟唐朝應該脫不了關係,因為佛教是唐朝隨著文成公主傳入西藏(西元641年),而紙錢在唐朝前的魏晉南北朝就已經有了。唐朝大詩人白居易(772-846年)更寫下

烏啼鵲噪昏喬木,清明寒食誰家哭。 風吹曠野紙錢飛,古墓壘壘春草綠。 棠梨花映白楊樹,盡是死生別離處。 冥冥重泉哭不聞,蕭蕭暮雨人歸去。

《寒食野望吟》

我想或許脫離不了關係吧?

而這一小張雖然已經變成印刷品,但其實在佈局上還是保有西藏版畫的傳統。

紙馬又稱菩薩紙、甲馬、佛馬、神禡...等,最早在宋朝就有紀錄,如吳自牧《夢梁錄》寫道『

歲旦在邇, 席鋪百貨,畫門神桃符,迎春牌兒,紙馬鋪印鍾馗、財馬、回頭馬等饋與主顧。』

這裡的紙馬鋪就如當今的金香舖一般,不過都是自己印年畫金銀紙等。

古人認為神佛會騎著馬穿越時空而來,也會乘著馬回去,因此過年送神接神的紙錢《雲馬》(圖6)也都會有馬在上面。而較常見的就是甲馬,現在許多廟裡提供金紙都會有,不過也有人認為這必須經由專業人士消災解厄佈局使用。

(圖2)

而紙馬最早可自漢朝說起,在此先略過。但唐朝的紙馬也傳入了西藏,西藏的布幡也算是信仰與藝術的結合。西藏的馬紋經幡(圖2),以奔馬踏雲或幡旗高飄表現超能力,藏文稱作朗達(Rlungrta),朗為風的意思,達就是馬,上面畫著佛法僧三寶與經文。兩張圖對比可見,傳統的朗達印的是藏文佛經,但是現在大量印刷卻被各式各樣的Q版馬給取代,少了一些尊敬神聖的意義。

而漢文翻譯稱為風馬,風馬可以是印在紙上,也能用布印,可以用燒化或貼在門上、插在屋頂上等。

西藏人民篤信佛教,台灣佛教徒們常強調他們不燒金紙,那為何西藏佛教又跟紙錢風馬有關?

佛教雖然講究唯心,但為了傳教也跟當地信仰做部分融合,而佛教在唐朝可以蓬勃發展,其中一個因素就是因為版畫印刷的發達,使得佛經得以傳播,間接也融入東漢以來在地道教信仰,使得紙馬又更蓬勃發展。

唐朝咸通9年(西元868)刻印的金剛經首畫《釋迦牟尼說法圖》(圖4)和當時池卞(因同變)家賣的《陀羅尼咒本》(圖3)是現存最早的木版佛畫,也是紙馬的先型,進而影響後人對於紙馬佈局的規範與想像,可說影響深遠,也因此讓傳統紙馬有菩薩紙的別稱。

(圖3)

(圖4)

《金剛經》是一本卷書,寫於唐咸通皇帝九年,公元868年。它是當今唯一保存最完整的雕版印刷插圖古書,正文共六頁,展開全長462公分,記述了釋迦牟尼向弟子們講的故事。書尾說明「王玠於868年4月15日贈予二京和尚」。

1900年在敦煌莫高窟的佛經洞內發現了這部書。1907年英籍匈牙利人馬克·奧雷爾·斯特坦(Mark Aurel Stein)從敦煌偷走了三千卷用木簡和竹簡刻字的書,根據這些書他編寫了《西北地區考古學》(Arqueologia na Região Oeste),其中第13章的副標題爲“密室的發現”。這是第一次公開出版這部著作,而現在藏於大英博物館。

而在 1944年成都市東門外望江樓附近的唐墓出土一份印刷品《陀羅尼經咒》(圖3),上刻古梵文經咒,四周和中央印有小佛像,邊上有一行漢字依稀可辨「成都府成都縣龍池坊卞家印賣咒本」《唐書地理志》唐代成都原稱蜀郡,肅宗至德二年(757年)升蜀郡為成都府。此經咒所題"成都府"卞家印賣的時間應在西元757年以後,證明四川成都早在八世紀中葉,雕版印刷已經流行。這份印刷品現存四川博物館,是當今重要的一份唐代印刷品實物。

因此更讓人感慨,香火萬年,在怎麼說紙馬的藝術,最少也是傳承1000年以上,雖然科技日新月異,但是傳統的版畫印刷手工金紙更是需要人們珍稀、呵護與保存。

現行長壽生錢,佛祖、菩薩用 (圖5)

雲馬/送接神用(圖6)

#釋迦牟尼說法圖 #陀羅尼咒本 #西藏朗達 #紙馬甲馬 #菩薩紙 #版畫

關注焦點 Featured Posts